有一次遇見一位事業有成的女性,聊起了佛法,這位女士感歎地說:"我不能信仰佛教!雖然佛教的教義很偉大,幾乎什麼都好,可是佛教歧視女性,這一點我是無論如何也不能贊同的。"
http://blog.cnyes.com/My/002424/Article359432

 文/貢嘎桑波 
我覺得非常奇怪,就問她說:"你怎麼會有這種奇怪的印象,認為佛教歧視女性呢?"
 
她說到,有一次和幾位在社會上都被公認為很有成功的女性朋友,到一家醫院去探視病人,在醫院的架子上有一些"善書"贈送,有佛教、天主教、基督教,還有一些別的教派的書。她們取了一本佛教的書,沒想到那本書一開頭就說,女人的業障深,欲望重,如果要以女身成佛道是絕不可能的,還說到,女人是五漏之身,男人比女人多修五百世等等。
 
"我們幾個人看了大為吃驚,我們雖然不信佛,對佛教的精神義理都是十分崇敬的,看了這一段卻大打折扣,原來,佛教連男女都不平等了,還講什麼眾生平等呢?"她說。
 
她的活使我一時為之語塞,由於我不知道她看到的是什麼書,也不能下任何判斷,但是,我仍然對這位我素來尊敬的朋友說:"佛教絕對是男女平等的,我們不必管你看的書上怎麼說,從兩點小事就可以證明,第一是,在佛教的大菩薩裡,許多菩薩都現女相,例如准提佛母、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等等,可見女人成佛得道是沒有問題的。第二是,在佛陀的時代,佛教的僧團就有比丘、比丘尼,在家弟子也有優婆塞(男居士)、優婆夷(女居士)之別,可見佛教並不排斥與鄙視女性。"
 
她想了一下,說:"很有道理,不過,我想多知道一點佛教對於婦女的看法,如果這一關打不破,我是不可能學佛的。"
 
女人的最高肯定
 
朋友的話使我深思了好一陣子,後來因為事忙就淡忘了。最近,遇到女居士的時候,時常遭遇到同樣的問題,使我覺得有必要來正視這個問題,尤其在今天的社會,男女平等已經是最自然不過的事,佛教經典對男女問題有沒有真實的認識呢?是不是超越別的宗教呢?想必是佛弟子,尤其是女弟子更想知道的。
 
要瞭解這個問題,我們先業看看佛陀所處的時代與環境中的婦女的地位。在佛陀誕生的時候,印度種姓制度十分嚴格,在這個制度下不但階級差別很大,女人的角色更卑下,被看成是男人的附屬。
 
有一位達摩難陀法師曾用英方寫過一冊《婦女在佛教中的地位》,對佛陀時代的婦女地位有簡明的描述,他寫道:"女人被當做物品而受到極端的歧視,她須足不出戶而全心全意地服侍丈夫,並且要操持家務。有些種姓制度中的婆羅門僧侶雖然妻妾成群,卻認為女人所烹調的食物為不潔而令其遠離庖廚。女人也因此被視為禍水,而唯有不斷讓她們操持家務才能使她們遠離邪惡。
 
已婚婦女若是不能生育或產下男丁以傳宗接代,就可能屈為小星,甚至被休掉。因為一個家庭要是沒有子嗣傳遞祖宗香火,在當時被看做是大逆不道,並且唯有兒子方可承襲祭祀祖宗的儀禮,使得父祖和先人獲致安息,否則他們可能會變為厲鬼而令家庭不寧。因此婚姻被視為一種神聖的儀式,所以一個及笄的女孩要是仍舊小姑獨處的活,便會受到他人的物議和鄙視。
 
至於婦女在曾經被准許的宗教修行方面,也一併被禁絕。一個女人往往被認為無法修得功德以升入天堂,而唯有矢志如一的侍奉她的丈夫才能夠靠緣得福,即使她的丈夫是一個無惡不作的惡棍......"
 
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出在佛陀前後的印度(其實不止印度),婦女的地位是卑下的,在這種環境裡,他提出的兩種教義,大大改變婦女的地位,一是眾生平等之說,連天神、畜生、餓鬼、地獄眾生的佛性都平等了;何況是男女!二是業力輪回之說,從前的人可以把一切潔、倒楣的果都推給婦女,佛陀的說法是因果完全掌握在個人手中,好壞都是自己造成,與婦女無關。
 
這兩種說法無形中改變了社會對婦女的態度,同時,在佛經裡佛陀留下了許多度化婦女的事蹟,後來甚至創設了比丘尼僧團,使女性不但可以修行,還可以弘法,甚至接受男女信徒的禮拜,這是直接肯定了婦女可以修行,不僅可以修行,還能成道。
 
我們在今天看來,可能不覺得有什麼驚人,如果把時間推回二千多年前,就會知道佛陀是多麼有智慧和勇氣,他的遠見、開明、革新、開風氣之先,到今天想起來還令人動容。
 
當我們閱讀佛經的時候,佛陀對弟子說法,經常說:"善男子!善女人!"是多麼肯定女性,如果女人不能聞法,女人不能成佛,那麼,佛陀的"善女人"是說給誰聽呢?
 
如來性是丈夫法
 
一般認為佛教中輕視女性的論點,常引小乘經的"五障思想",也就是說女性是"五漏之身",不能成佛道,在《中阿含經》的瞿曇彌經中就說:"女人不得行五事,若女人能得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及轉輪王,帝釋,魔王,大梵天等終無是理。"
 
什麼是五障?五漏呢?就是女人一不能成梵王,二不能成帝釋,三不能成魔王,四不能成轉聖王,五不能成佛道。
 
為什麼?因為:
 
一、梵王是淨行,而女人多染。
 
二、帝釋是少欲,而女人多欲。
 
三、魔王是堅強,而女人懦弱。
 
四、輪王是大仁,而女人善妒。
 
五、佛是萬德圓滿,而女人煩惱具足。
 
從這裡我們可以知道,五障或五漏不是指身相的,而是精神的障礙,多染、多欲、懦弱、善妒、煩惱也不是女人所專有,男人也多得是。如果從精神觀點看,有多染、多欲、懦弱、善妒、煩惱具足性格的男子都算"五障之身",而女人能超越這些習氣,就成為"丈夫"了。
 
從法身而不從肉體來分男女,是佛陀對男女真實的見解,在《涅槃經》裡,佛陀說:"如來性(佛性)是丈夫法故,若有眾生,不知自身持有如來性,雖是男兒身,我說此輩是女人,若有女人,能知自身持有如來性,雖是女兒身,我說此人是男子。"
 
在《大毗婆沙淪》一四五章中,佛陀雙手捧著大生主的骨對比丘們說:"汝等諦聽,一切女人其性多輕薄、多嫉妒、多謅媚、多慳念,只有大生主雖是女人,卻能脫離女人一切達失,作丈夫事,得丈夫所得,我謂此輩為丈夫。"
 
誰是女人?誰是丈夫?誰是男子?誰又是女身呢?一個人具有女人的身體,但能除去精神的弱點,走向成佛的偉大事業,就是男子!而一個人雖然有丈夫相,如果落入精神的弱點,不能走向菩提之道,我謂此輩是女人。
 
這是多麼澄明而平等的見解,千百年後讀來依然盪氣迴腸。
 
須臾之間,龍女成佛
 
對於五障之身的破除,在三部最偉大的大乘經典《妙法蓮華經》、《楞嚴經》、《華嚴經》中都有動人的開演。
 
在《法華經》的《提婆達多品》裡,文殊師利菩薩對智積菩薩說道,他在海中龍宮,常宣說妙法蓮華經。
 
智積菩薩就說:"這部經甚深微妙,可以說是經典中的實物,世所稀有,龍宮的眾生有沒有精進這部經而快速成佛的呢?"
 
文殊說:"有一位娑竭羅龍王的女兒,只有八歲,智慧利根,善於知道眾生諸根行業,對經義也能得其總持,因為能受持這甚深秘藏的妙法蓮華經,深入禪定,了達諸法,在刹那之間發菩提心就得不退轉,並且辯才無礙,慈悲顧念眾生如自己的孩子,功德具足,心念口演,微妙廣大,志意和雅,能至菩提。"
 
但是,智積菩薩不相信龍女可以在須臾之間成就菩提。
 
這時,龍女忽然現身向佛頂禮,說了一首偈:"深達罪福相,遍照于十方,微妙淨法身,具相三十二,以八十種好,用莊嚴法身;天人所戴仰,龍神咸恭敬,一切眾生類,無不宗奉者。又聞成菩提,唯佛當證之,我闡大乘教,度脫苦眾生。"
 
在一邊的佛弟子舍利弗對龍女說:"汝謂不久得無上道,是事難信。所以者何?女身垢穢,非是法器,云何能得無上菩提?佛道懸曠,經無量劫勤苦積行,具修行諸度,然後乃成,又女人身,猶有五障:一者、不得作梵天王。二者、帝釋。三者、魔王。四者、轉輪聖王。五者、佛身,云何女身速得成佛?"
 
這個規點正是我們前面提過的小乘一般觀點,龍女聽了就取出一顆寶珠,價值無比,她把寶珠獻給佛陀,佛陀接受了。龍女說問智積菩薩和舍利弗說:"我獻寶珠而世尊納受,這件事快不快?"
 
"非常快!"智積菩薩與舍利弗回答。
 
龍女說:"以你們的神通力看我成佛吧,我的成佛比這更快!"
 
一說完,龍女突然之間,變成男子,具菩薩行,立即前往南方無垢世界,坐在寶蓮花上,成等正覺,三十二相,八十種好,普為十方一切眾生演說妙法。
 
《法華經》的《提婆達多品》是一個最有力的證明,破除了女人有五障的分別法執,龍女不但是女人,而且只有八歲,還頓悟成佛。女人不能成佛的說法,不是破除了嗎?
 
發大乘者,不見男女
 
佛陀肯定女性可以成道,在《楞嚴經》有一個更鮮明的例子。
 
《楞嚴經》說法的緣起,是佛陀的弟子阿難在城裡乞食,途中路過淫舍被摩登伽女引誘,差一點破了戒體,佛陀知道了,就派文殊菩薩持楞嚴神咒去解救阿難,並且把以淫為業的摩登伽女也帶回來,佛陀從如何對治情欲開始,才開演了這部不朽的經典。
 
值得注意的是,摩登伽女聽佛陀講《楞嚴經》講到三分之一的時候"淫火頓歇,得阿那含",而當《楞嚴經》講到一半時候,摩登伽女就證得得阿羅漢的果位了,那時候,佛陀多聞第一的弟子阿難還沒有證得阿羅漢哩!
 
在摩登伽女證阿那含果時,佛陀對阿難說:"汝雖歷劫憶持如來秘密妙嚴,不如一日修無漏業,遠離世間憎愛二苦。"
 
以現代眼光看來,摩登伽女就是*女人,不但女人可以成道。*女人如果發無上心,也可以很快成道,這是多麼令人震撼!
 
《楞嚴經》是禪宗最重要的經典,在《入法界品》裡記載了善財童子追求佛道的過程,他曾參記了許多善知識,在他參訪的五十三位善知識中就有許多是女人,可見得女人不只在慈悲心上十分殊勝,也可以有智慧心,是能夠悲智雙運的。
 
所有佛教經典都肯定了女人可以成就,雖然佛的弟子不時為此提出疑問,偉大的佛陀則一再地肯定了法身沒有男女的透徹見解。
 
這正是佛陀在《首楞嚴三昧經》中說的:"善男子!發大乘者,不見男女,而有別異。所以者何?薩婆若心,不在三界,有分別故,有男有女。"--對於一般的凡夫俗女,因為有性別的對應才有情欲的流轉,一旦發起菩提心,則立即超越了男女的差別,因為道心是沒有男女的。
 
不但佛陀一再闡明佛法中沒有男女區別,即使在修行的女子自己也都有堅強不動的信心。在《海龍王經》的《寶錦女受決品》裡,大迦時尊者對寶錦女說:"女及諸夫人,無上正覺,甚難可獲;不可以女身得成佛道。"
 
寶錦女就對大迦葉說:"心志本淨,行菩薩者,得佛不難。彼發道心成佛如觀手掌。適以能發諸通慧心,則便攝取一切佛法。"她又說:"又如所云:不可以女身得佛道;男子之身,亦不可得。所以者何?其道心者,無男無女。"寶錦女是何等的氣魄,何等的格局,所有學佛的女居士,都應該學習寶錦女的精神,女人成佛若不可得,男子也必然不會成功的!
 
女人之相不可得
 
在《維摩詰經》裡,舍利弗看到天女的神通智慧,辯才無礙,就問天女說:"汝何以不轉女身?"
 
天女說:"我從十二年來,求女人相了不可得,當何所轉?譬如幻師化作幻女,若有人問何以不轉女身,是人為正問不?"
 
"不也,幻無守相,當何所轉?"舍利弗說。
 
天女說:"一切諸法亦複如是,無有定相,云何乃問不轉女身?"
 
這時,天女用神通力,把舍利弗的樣子變成天女,而自己則化身成舍利弗,反問舍利弗說:"何以不轉女身?"
 
舍利弗看見自己的天女相說:"我今不知何轉而變成女身?"
 
天女說:"舍利弗!若能轉此女身,則一切女人亦當能轉。如舍利弗非女而現女身,一切女人亦複如是,雖現女身而非女也。是故佛說:一切諸法非男非女。"
 
這時,天女又用神通,把舍利弗還原,問舍利弗說:"女身色相,今何所在?"
 
舍利弗說:"女身色相,無在無不在!"
 
天女說:"一切諸法亦複如是,無在無不在。夫無在無不在者,佛所說也。"
 
......
 
後來,維摩詰對舍利弗說:"是天女已曾供養九十二億諸佛,已能遊戲菩薩神通,所願具足,得無生忍,住不退轉,以本願故,隨意能現,教化眾生。"
 
我們要注意"以本願故"這四個字,我相信在無始劫來發過菩提心,而現在以女人身修習佛法的善女人,都是發過以女人身來度化眾生的本願的,如果能開啟自己佛性,就知道男女沒有任何法的分別。
 
正如在《大寶積經》裡的《妙慧童女經》,只有八歲的妙慧童女,她比釋迦牟尼佛早發菩提心三十劫,也曾是文殊師利菩薩的老師。
 
當文殊知道了過去的因緣,向八歲的妙慧童女頂禮,並問好說:"妙慧!汝今猶不轉女身耶?"
 
妙慧正色地說:"女人之相了不可得,今何所轉?"
 
好一個女人之相了不可得!對菩薩而言,男女只是暫的權宜化現,事實上,男女都是順緣的假合,在畢竟空性裡,男女是絕對平等的,如果不能進入這種法性的真實,而執著於男女的分別,就違背了佛陀的教化。
 
佛經裡,這樣的例子舉不勝舉,不但八歲的小女孩可以成佛道 ,八十歲的老太太也可以了知因緣法(有一部《老女人經》就是佛對老女人講因緣法),中年的女人也可以直趨菩提(《大寶積經》的《勝鬟夫人經》就是記載勝鬟夫人發願修行的經過)。女人成道沒有什麼可驚,從八歲到八十歲的女人都能成道,才使我們驚奇地看見了佛教無與倫比的偉大精神。
 
在經典裡女身成道的很多,即使是佛教傳入中國以後,也出過許多偉大的女修行者,梁朝的寶唱法師編過《比丘尼傳》,現代的震華法師續編比丘尼傳三卷,合共四卷,共收錄了二百位中國的比丘尼動人的修行,這使我們知道中國歷代也有許多精進的女性修行人,當然,善女人更多得多了!
 
敬禮敬禮世間尊 于諸母中最為勝
 
三種世間鹹供養 面貌容儀人樂觀
 
種種妙德以嚴身 目如修廣青蓮葉
 
福智光明名稱滿 譬如無價末尼珠
 
我今讚歎最勝者 悉能成辦所求心
 
真實功德妙吉祥 譬如蓮花極清淨
 
身色端嚴皆樂見 眾相稀有不思議
 
能放無垢智光明 于諸念中為最勝
 
猶如師子獸中上 常以八臂自莊嚴
 
各持弓箭刀槊斧 長杵鐵輪並罥索
 
端正樂見如滿月 言詞無滯出和音
 
若有眾生心願求 善事隨念令圓滿
 
帝釋諸天鹹供養 皆共稱讚可歸依
 
眾德能生不思議 一切時中起恭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rabhao(火雲豪) 的頭像
crabhao(火雲豪)

CrabHao火雲豪

crabhao(火雲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